樂壇的側面

既然來聊流行音樂,聊到 Gaga 和 Miley Cyrus,那麼來講講這女人好了。

Miley 這歌手其實是個有趣的例子。

和許多流行歌手一樣,她唱歌一點也不差,Jimmy Fallon 上其實她很會唱。問題是她與她的唱片商要不就是不知道Miley 很會唱,還是說他們天生如此就是想推Miley 去死,或者是Miley 根本不懂的寫歌、或者是懂得唱歌但聽歌的音樂品味很差。

所以得出的結果是Miley 變成了一個笑話。這些笑話最有趣的地方是,我想Miley 本人根本不覺得有什麼可笑。Miley 很努力地改變形象(從迪士尼乖乖女改成叛逆美國女孩),也的確拍了許多這類型Care-Free,或者是塑造一個很凜冽的形象。問題是,她在這些MV裡的曲子、影像,再加上媒體耳濡目染堆砌出來的結果,根本是怪到你不得不笑或是不可能不問「What The Fuck」。就連她的音樂也顯得粗製濫造到快連Biber 的東西都比她好。

而很有趣的是,我不覺得她和Lady Gaga 是同一類人。Lady Gaga 和Miley 有幾個同類的特色,例如說形象搞怪(我還記得Gaga 的牛肉裙)、歌喉及格(但不是特別好),某程度上MV 蠻搞怪,我們可以知道的是 Lady Gaga 也在表面上和Miley 一樣搞怪。

但唯一一點不同的是,當你聽Lady Gaga 的音樂或者是接觸她的MV,她卻盡可能的保持正經或者是嘗試去傳達一些嚴肅的話題;儘管你可能會覺得Lady Gaga 說 “ Pop culture was in art/now art’s in pop culture in me” 這種自大的歌詞,再加上好似剛從精神病院出來喜歡玩顏色的MV,簡直就是神經病發作。但你又不能否定,其實她又不是完全神經病、也不是只懂得拼貼流行文化常有的符號(例如說擁抱個人主義、擁抱特殊、擁抱戀愛、讚揚性、自吹自擂、或者是一種Carefree Fuck-You-All Attitude 等等),淪為唱片公司擺佈的公仔。她還能在這些陳腔濫調之外加入自己的語言——就例如說,「 I live for the applause」這句。要一個歌手多誠實和自大,才能在歌曲裡寫「我就是為了拍掌而生」這類歌詞?

Gaga 也會唱一些很正經的Jazz,會發Jazz 唱片——而且那也不是閒著玩,總不像是Miley 和Flaming Lips 合作發唱片但Mixing 一塌糊塗、或者是想做成Lo-Fi 但結果完全失敗的例子。她、以致到許多我們視作為歌手與 Miley 最大的分別是,許多人當遇到這些噱頭之後,利用這類噱頭買碟。例如Rebecca Black 在Friday 之後還有一首Saturday、Nicki Minaj 從不厭倦耍笨唱Stupid Hoe。救救我啊,你們不是瘋掉了就別裝作瘋掉啊。我的媽啊。

但Miley 予人的感覺卻是,她利用這些噱頭買碟,卻走不出這些噱頭,甚至乎不覺得自己就是噱頭,只是覺得大家都喜歡我的東西嘛,所以我就繼續做這類瘋事吧,結果就被噱頭利用成為噱頭了。結果許多人就將Miley 當成是一個笑話和噱頭……因為,說實話,對於許多不會深入地研究Miley 的人而言,你覺得他們會看到她在噱頭之外唱的曲子嗎?

或者換一個講法,許多流行商業裡的「噱頭」,都不是為了噱頭而噱頭。歌手上Jimmy Fallon 不是因為那裡的椅子好坐,而是因為可以賣CD,告訴大家你還未死。Gaga 做那麼多奇怪的東西,是為了吸引人們留意她和她的CD。The Weeknd 最近的曲子裡有一句:” Last year I did all the politickin’/This year Imma focus on the vision”。什麼Politikin?例如和Ariana Grande 合唱曲子,接Earn It 這爛歌來唱。目標是什麼?Vision。儘管我認真覺得The Weeknd 的新Vision 實在爛透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1Bi0478cQE
好了,那我們來看Miley Cyrus。某個大我一歲的表姐的偶像。據她所講 Miley 是一個Critically Acclaimed 的歌手。坐在鐵球上唱 “ I came in like a wrecking ball” 可以說是為了新碟賣廣告。在泳池旁邊扭屁股唱 We Can’t Stop 可以說是為了新碟賣廣告。歌詞寫得很爛?沒關係啦反正流行歌詞你想預期什麼,文法有對就好,只不過還被Stfjan Stevens 吐槽好似沒對……好啦也沒差啦。那麼好了,來聽聽一些她完全沒有企圖,完全是愉悅犯,她做她想做的曲子吧:

來引用幾段歌詞吧:

Want to lick it so much that it’s almost like I taste it on the tip of my tongue
I want to touch it so bad that it’s almost like I can feel it on my fingertips
I want yours inside of me, but don’t forget where I like licking baby
I want to make your fantasies realities I want to be yours baby

我覺得Rap Genius 那邊幫忙「翻譯」這段的朋友真的非常風趣。她/他就簡單的翻譯成一句:「她真喜歡小妹妹。」。就那個小妹妹。

真的,我希望 Miley 不是一個噱頭。我覺得她真誠的喜歡音樂。只不過,如果把她丟去錄音室就會寫出那些東西,那我只覺得其實有些人根本不應該唱歌、或者寫歌。

最後循例都要講講主題,雖然這篇文已經離題萬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NDWRa8CV8U
你也許會說許多人其實在拍片之際就知道他們會是噱頭,所以噱頭是精心計算的結果。但更多的情況是仆街過後才知道自己仆街,本來以為無人睇,後來發現有噱頭,結果就大造特造。不同的是,我還沒見過人會如他們,跌落地都要楋翻揸沙,死都可以拗翻生,夾硬話實驗非常成功!完美示範咩叫做「轉身射個三分波」。還真難為了為你的實驗犧牲的四個女生,你的演技肯定好到可以拿奧斯卡,才能一個扭過咁多個。

一個歌手刻意寫一首爛歌,令一個本來已經很爛的所謂「樂壇」更加爛,是不是很有建設性呢——而難道你們又真的不需要慚愧嗎?繼續實驗啊,拿所謂「樂壇」的前途實驗啊。

1442556925_13fe

所謂樂壇已死,在我看來,根本是個假命題,要不是因為說的人是黃家駒,現在沒人會說「樂壇已死」。人們覺得樂壇崩壞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只看見一堆一成不變的曲子在電視流傳,見到電視機頒獎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名字,久而久之就覺得樂壇崩壞,但其實樂壇到底是什麼?「樂壇」就是指做音樂那群人堆砌出來的景象,或者說,「樂壇」就是到底有什麼歌手在唱或者是做什麼樣的歌。而如果你願意將「樂壇」拓闊到不僅是會上電視那批人才叫做「樂壇」,願意尊稱王菀之謝安琪麥浚龍或者何韻詩或者MLP或者是意色樓或者是MastaMic或者是Salad Kowloon 或者是話梅鹿或者是荔枝王或者是蔡世豪是「樂壇」的參與者,願意覺得他們做的是「音樂」,那麼樂壇從來沒崩壞過。

如果樂壇真的會那麼狹義,美國「樂壇」早就玩完了。你看看Miley Cyrus 一年上多少次電視節目?你看那個唱歌好似鬼叫一樣的 Christina Aguilera 和 Jessie J 每次上電視都好似某國際GEM一樣咿咿呀呀啊啊娃娃的鬼叫Adlib 完全是為唱而唱為了炫技術而來?或者Nicki Minaj 的 “ You a stupid hoe/you a, you a stupid hoe” 呢?還有Maroon 5 呢?那個根本是美國版的Mr.,整個團就只有一個主角,那就是主音。許多人還在可憐如果Maroon5 是以Kara Flower 的名義、的碟、的類型、的內容出道,那麼他們現在也許會是一隊有名又有利,會是隊混得不錯的Indie Band,而現在就不會走上這條不歸路,寫一大堆乏味的曲子。或者曾經是鼎鼎大名的Soulja Boy 呢?Black Eye Peas 呢?Briney Spears 呢?Pitbull 那種只有一款Flow、幾款內容的所謂「Rapper」呢?或者是Tyler, the Creator 有首這樣的歌……

Shut up bitch, suck my dick (Suck my nuts)
You fuckin’ bop, you better swallow it
I got a chain with a fuckin’ platinum plaque on it
Is that a hundred dollar bill? I’ll shit on it

Bitch Suck Dick/Tyler, the Creator ft. Jasper & Taco


據聞Tyler 寫這首歌就是為了諷刺Rapper 只會寫這些東西。顯然地一樣垃圾。但最起碼比Sugarbaby 們要好——你連到底誰是他們的Sugardaddy 還未寫出來呢。

好了,那誰說過美國樂壇已死了?是不是死透了?還是說,其實只是隔離飯比較香?

我還可以吐槽下去。但我寧願在這裡停下。

因為我也可以用同等內容和時間去講最近在聽的Dirty Projectors 是多麼的有趣。我可以用同等的時間去寫Joanna Newsome 怎麼樣將雪萊的詩句與一個印象派大師的情史糅合成一首既悲觀又積極的詩。我可以聊最近Stfjan Stevens 的碟怎麼樣催淚。我可以聊最近聽的 Tim Hecker 的白噪音有多瘋狂脫序。我可以聽最近Father John Misty 出的新碟如何批判美國社會。或者是Beach House 如何延續他們上一張碟的極簡美學。或者是Jamie XX。或者是Kendrick Lamar。或者是 Holly Herndon的學術性的討論與學術的性。或者是Miguel如何寫了一張全部都是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大碟。

好了,那現在來說說看到什麼吧。你就會知道你看不到什麼。

正如美國也出了個Miley Cyrus,但鏡頭外的另一面,其實她也是個會唱正常曲子的女生。是的,其實流行歌手都是人來的。我依然相信Miley 熱愛音樂。

而你從來也不會看見。除非你願意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