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得曾喜歡的 <之一>

前幾天撰寫菅野よう子最近那張恐懼殘響原聲帶的評論,的過程中我慢慢回想起好久以前那個聆聽音樂的身影。那時候的我還是個死高中生,天天腋下夾著 CD 隨身聽像鬼魂遊走在學校走廊,聽著 Song to Fly。那時我聽的很多東西,現在可能都不再聽了。我邊寫邊回憶,邊想著過去與現在兩者間的不同,逐漸認為評論這張恐懼殘響並不是件好主意。

最大的原因,當然是因為我的喜好變了。恐懼殘響終究是一張日本 ACG 配樂專輯,可以理解該音樂聽眾想要從評論中想要讀到 ACG 這個範疇的比較和討論,而遠離這個圈子太久的我只能用這幾年慢慢累積的西方獨立/流行/實驗音樂知識解讀這張原聲帶。打破 ACG 或任何既定的圈子當然算是件挑戰性高的好事,所以我還是寫了,想說用我目前這個角色去看這張原聲帶應該頗有趣的(應該吧?),但那個還未消失、小時候的自己輕聲偷說,我對你文中引用的那些音樂人沒有任何興趣。

這小小的掙扎讓我回想起更多過去的聆聽經過,就像 Pitchfork 的 5-10-15-20 專欄,接露某個年紀會聽的歌。就我還能回憶的,本人第一張自挑的音樂CD是以前夜市店家的自燒自銷久石讓龍貓配樂精選(就是上面那張)。那時候小一左右,壓根不知久石讓這個人,也對龍貓的配樂沒什麼太大的印象,目前截止依然不記得為什麼會想花一個月的零用錢(一百塊)買下它。總之我買了,然後天天用家父新組裝好的 Kenwood 音響聆聽,人生中第一首喜歡的歌是風のとおり道,沒日沒夜沉溺在人聲編制深深不能自己。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TpgY00-hhQ&w=480&h=360]

我後來知道蠻多人的音樂喜好都受到父母的影響,很可惜這在我們家幾乎不成立。唯一影響到我的是家母對張惠妹的喜愛,她熱愛流行音樂這點(至少在當時)慢慢烙印在我的品味裡,我也的確著了魔從姐妹一路支持到人家離開豐華為止。可是那時候其實本人更愛的是從堂姊那裡承襲的李玟,我可能無法完整唱得了一首阿妹的歌,但 Di Da Di 整張都印在腦海裡,現在還是可以在錢櫃完整呈現。Perfect In Everyway 有可能是人生中第二喜歡的歌。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p6hNKUwOO4&w=480&h=360]

我大概從幼稚園就開始在玩任天堂了,小二升級到超級任天堂,然後在國一邁向新力 PS 家族的懷抱(會記得這麼清楚,是因為我在小二的教室外又哭又鬧著要家父買超任給我,每次經過小學看到舊教室都會想起來。PS 則是在奶奶房間一哭二鬧三上吊換來的。),遊戲對陰毛還沒長出幾根的我來說已經是無法割捨掉的人生樂趣,而影響我最深的遊戲,絕對是 Final Fantasy VII,可以想像一個禮拜零用錢只能買現在五十嵐珍奶兩杯的我努力不吃零食,只為買下 FF VII 原聲帶,還是限量版的小屁孩身影。總之,這張四片一組的豪華原聲帶也是快被我聽爛了,J-E-N-O-V-A 應該是此生第三首愛曲。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6GrZYE2il0&w=480&h=360]

第四首是王菲的半途而廢,至於為什麼會認識她,原因也很單純的,是她唱過 Final Fantasy VIII 的主題歌 Eyes On Me (於此可類推,凡是唱過該系列主題曲的歌手,我都會認真追一陣子,直到第十二號作品)。她的聲音的確是一大吸引力,但當時我對這女人專輯的編曲更是津津樂道,至少對還沒聽過太多音樂的國中生如我來講,香奈兒的確夠驚豔,笑忘書也是芭樂又有趣,而半途而廢的歌詞更切中的我人生哲學,還算是卡拉OK中比較不會讓親友唾棄的點歌選擇,所以就更喜歡了--諷刺的是,以上我都不聽了,反而是小時候不清不楚而錯過的專輯浮躁,到現在還活在我的手機裡。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u_2jX4y-ho&w=480&h=360]

在進入國二的 ACG 洗禮前,我先闖進日本流行樂界一段時間。安室奈美惠的 Concentration 20 是我人生第一張日文流行專輯,但真正喜歡、而且竟然還能喜愛到現在的是收錄在她懷孕時出的精選集,18 19 20 的一曲 Dreaming I Was Dreaming,這樣算下來是第五首來著。張惠妹、李玟、梁詠琪、奶茶等等的名字離我越來越遠,反倒是濱崎步、宇多田等等的越來越清晰,我曾經有一度極度反日本偶像,唾棄 First Love 封面上的大臉醜女(沒錯,那時候就是視覺系動物),Duty 封面上的貓女造型怪異到莫名其妙(可見品味真的是會被撐大的),直到 3C 賣場店內在播 Surreal,聽完被震驚到後,才知道是貓女唱的(同理,也是補習班同學半逼我聽宇多田的歌才…)。

國中之後,我的口味就這樣全面盪到東瀛去,更曾有一度為自己非日本人感到鬱悶(卻從來沒有想要好好學五十音)。話說到這,我的口味似乎可以用喜新棄舊來形容,很難真的迷戀同樣一套下去,一直無法理解某些瞪鞋或花草系的死忠粉絲,他們總是抱著一樣的東西不放,不管是舊的或新的,而某些樂風真的很難再創新、改變。每個歌手或創作人玩到一個程度,可能免不了會開始複製自己,像是久石讓,旋律再好聽,我永遠只會複習那幾首曾給我新奇感的作品,之後幾首品質好壞對我來說不大重要,而是能從我腦裡未知的領域中,挖掘出個有趣的位置出來,才叫做好聽。這就是為什麼國高中會開始瘋狂迷戀菅野よう子的最大因素,那時候趕上她最為人稱道的 Cowboy Bebop 創作高峰期,對涉世未深的我來說,她就像怎麼挖也挖不乾的井,幾乎是膜拜的對象了。

說了這麼多,先讓我休息一下。之後會講到瘋狂迷戀日本樂的國高中宅男時光,佐少許的西洋流行樂調味。敬請期待。

--後話--

其實我忘了第一張專輯是龍貓,還是蠟筆小新的原聲帶了。但我決定相信是龍貓,龍貓,絕對不承認童年有一度喜歡過小新。

還有,我沒想到龍貓這張能放到現在,還找得到這樣。誰也有買過金超級卡通系列的,請舉手謝謝。